蒋有记的牛肉汤、牛肉锅贴

地区:南京 标签:秦淮八绝, 夫子庙, 蒋有记, 牛肉汤, 锅贴, 牛肉锅贴, 南京老字号 0条评论 167次查看


蒋有记的牛肉锅贴是金陵秦淮八绝之一,是一种煎烙的馅类食品,以牛肉为馅料,形状似饺子,但比饺子略细长,用面皮包成后,放入油锅中煎至金黄色后装盘即可食用。这种甜中带咸的小吃上部柔嫩,底部酥脆,牛肉新鲜、馅料稀稠适中、皮薄而不破、煎后透而不焦、饺肉多汁带卤。



贡院西街12号“蒋有记”餐馆

蒋氏一族祖籍河南,以放牛为生。清朝末年民国初年时,蒋玉友爷爷蒋有才为了养家糊口开始了牛羊屠宰加工生意。1922年,蒋玉友的爷爷蒋有才创立了“蒋有记”,1937年,蒋玉友的父亲蒋庆琪继承了店铺和字号。店铺就开设在明瓦廊的大香炉,门面不大,却因锅贴脍炙人口而盛名远近。2年后便迁到夫子庙贡院西街。

1959年《秦淮区工商业联合会会员名册》显示,“蒋有记”不再是蒋家私有,而成了公私合营,但负责人还是蒋庆祺。50年代,蒋有记主要经营牛羊肉汤和牛肉水饺,后来又继续经营牛肉锅贴,名声一直不衰。为了响应公私合营,蒋玉友的父亲蒋庆琪交出店面,做起了“店主任”。

然而,蒋有记在“文革”中却遭受重创,蒋庆琪被揪斗游街,蒋玉友一家被下放农村,店遭关闭。也正是这个时候,在艰苦的环境下,蒋玉友跟父亲学起了手艺,为公社主厨。1980年春节蒋有记重新开张,可是,没过几年,蒋庆祺就去世了,1990年,蒋家又一次失去了蒋有记。

蒋玉友作为蒋庆祺六个子女中最小的一个,1989年从农村返宁,当时35岁的他只能靠着父亲传下的手艺在夫子庙摆摊卖清真小吃。而就在蒋玉友摆摊的时候,“蒋有记” 几经辗转,归改制后的夫子庙饮食有限公司所有。为了找回“蒋有记”,蒋玉友开始了维权。他与夫子庙饮食有限公司之间8年的“蒋有记”商标归属之争从此开始。2010年年底,在国家工商总局商标局,双方代表抽签决定商标归属,蒋玉友抽得了 “蒋有记”商标。

并于2012年10月,在秦虹路313号,秦虹小区乔虹苑重新开业。营业品种包括牛肉锅贴,牛肉汤,牛肉混沌,牛肉面,牛杂面等。所有食品制作的关键程序锅贴馅料,卤水制戴牛肉类食品制作,从原料挑选到制作成半成品以及可以使用的清真熟食,关健程序都由蒋家后人操刀。所有配料也都由蒋家后人挑选和制作。

作为秦淮八绝之一,蒋有记牛肉锅贴油黄喷香,多汁娇嫩,还有清香的牛肉汤都是不可错过的美食。牛肉汤做起来似乎很简单,透明的汤底,几片炖过的牛肉,在撒上一些葱花香菜,味道很赞。而锅贴端上来感觉是如获至宝,金黄色的锅贴看着就开胃,牛肉根本没有膻味,看起来非常鲜嫩,皮薄馅多,表皮感觉非常香脆。

一口咬下去很多的肉汁,非常的美味。皮子厚薄适中酥脆,上面软硬适中不僵硬不粘牙,底部焦香酥脆,馅里有微量的葱姜既去了腥更突出了牛肉清新自然的本味,汁多清甜,肉质软嫩,咸甜适口,放久了皮子也不会被汁水泡烂,冷了依旧好吃。


蒋玉友诉南京夫子庙饮食有限公司、南京清真奇芳阁餐饮有限公司等侵害注册商标专用权纠纷案

编者按:

“蒋有记”是南京知名清真老店,店里最大的特色是牛肉锅贴,号称秦淮八绝之一。之后,“蒋有记”历经了公私合营、文革以及改革开放等沿革。

2004年起,“蒋有记”后人蒋玉友为“蒋有记”商标归属四处奔波。非常有意思的是,由于蒋玉友与被告南京夫子庙饮食有限公司的前身南京市饮食公司秦淮区公司同日向国家商标局申请注册“蒋有记”商标,最终国家商标局采取抽签方式确定商标归蒋玉友所有。此后,蒋玉友以侵犯商标权为由,将“蒋有记”现经营者诉至法院。

对于类似本案这种具有复杂历史渊源的商标或老字号等商业标识的司法保护问题,一直是知识产权领域的热点问题。本案中涉及的“蒋有记”老字号经历了复杂的历史沿革,相关当事人对于品牌的创立和发展都作出了自己的贡献,故在处理此类商标纠纷案件时,应当根据个案具体情况,在充分考虑历史、政策等因素和使用现状的基础上,根据诚实信用、维护公平市场竞争和保护在先权利的原则,公平合理地解决冲突,而不宜简单地认定构成商标侵权或者不正当竞争。但是,为规范市场竞争秩序,可以要求善意在先使用人继续在原有范围内继续使用,且不得改变原有标识和扩大经营区域及规模,在使用中还应当加上适当标识,以避免消费者的混淆。

特别需要指出的是,该案作出一审判决时,新商标法还未修订。新商标法第五十九条第三款规定,商标注册人申请商标注册前,他人已经在同一种商品或者类似商品上先于商标注册人使用与注册商标相同或者近似并有一定影响的商标的,注册商标专用权人无权禁止该使用人在原适用范围内继续使用该商标,但可以要求其附加适当区别标识。现在看来,本案所探索的裁判尺度完全符合新商标法规定的精神。

该案入选2013年中国知识产权司法保护50件典型案例和江苏法院知识产权司法保护十大案件。

【裁判要旨】

我国商标法实行注册原则,但如果对注册商标一味给予绝对保护,就可能对善意商标在先使用人造成不公平的结果,故在审查涉及具有一定知名度的老字号注册商标专用权与非注册商标在先使用权之间的权利冲突时,需要根据诚实信用、维护公平市场竞争和保护在先权利的原则,在综合考虑相关历史因素的前提下,公平合理地予以解决。

【案件信息】

一审:南京中院(2011)宁知民初字第497号民事判决书

二审:江苏高院(2013)苏知民终字第0037号民事判决书

【案情摘要】

“蒋有记”系南京老字号,主营牛肉锅贴和牛肉汤,曾在贡院西街12号经营,是夫子庙秦淮八绝之一,久负盛名。该字号由原告蒋玉友的祖父于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创设,其后由蒋玉友的父亲蒋庆祺经营,店名为“祺记蒋有记牛肉店”。上世纪五十年代,该店被公私合营,蒋庆祺在该店任主任。文化大革命中该店停业。1976年蒋庆祺以集体所有制单位职工的身份退休。1980年,被告南京夫子庙饮食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饮食公司)的前身南京市饮食公司秦淮区公司恢复了南京市贡院西街12号“蒋有记”餐馆的经营,期间虽然工商注册登记的企业名称和经营地址多次变更,但该餐馆一直由饮食公司及其前身和饮食公司的控股子公司南京清真奇芳阁餐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奇芳阁公司)经营,且经营一直处于持续状态。

2004年5月17日,原告蒋玉友和被告饮食公司在第43类服务上,以相同(近似)文字“蒋有记”同日分别向国家商标局申请商标注册。国家商标局决定通过抽签确定商标申请人,2010年11月经抽签确定原告为“蒋有记”商标的申请人,2011年5月21日原告申请注册的“蒋有记”商标获得国家商标局核准。

原告发现,被告饮食公司、被告奇芳阁公司等明知原告享有“蒋有记”商标专用权,但仍在南京市秦淮区夫子庙贡院西街12号的“蒋有记”餐馆、南京市升州路30号的“奇芳阁”餐馆中使用该商标从事经营活动,给其造成了极大的商誉损失和经济损失。故诉至法院,请求判令被告立即停止使用“蒋有记”商标、赔偿原告经济损失5万元,并承担其维权费用和诉讼费用。

【法院认为】

南京中院一审认为:

首先,饮食公司享有“蒋有记”未注册商标的在先使用权。我国服务商标的注册保护始于1993年7月,实践中一些服务商标的使用历史可能要早于该时间。如果绝对实行注册原则,服务商标注册人就有权禁止在先使用人在相同或者类似服务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或近似的服务商标,可能就会对服务商标在先使用人造成不公平的后果。为了弥补注册原则的不足,平衡注册人和在先使用人之间的利益,我国《商标法实施条例》(修正前)第五十四条规定:“连续使用至1993年7月1日的服务商标,与他人在相同或者类似的服务上已注册的服务商标相同或近似的,可以继续使用;但是,1993年7月1日后中断使用3年以上的,不得继续使用”。本案中,饮食公司的前身南京市饮食公司秦淮区公司在1980年恢复了南京市贡院西街12号“蒋有记”餐馆的经营,期间虽然工商注册登记的企业名称和经营地址多次变更,但该餐馆一直由饮食公司及其前身和饮食公司的控股子公司奇芳阁公司等经营,且该经营一直处于持续状态。使“蒋有记”在特定区域具有较高知名度和一定影响。另外,在2011年蒋玉友通过抽签方式取得涉案注册商标专用权后,饮食公司在该餐馆使用“蒋有记”未注册商标的方式和范围没有发生变化。原告亦没有证据证明该餐馆存在中断经营3年以上的情形。因此,饮食公司关于其对在贡院西街12号“蒋有记”餐馆使用“蒋有记”未注册商标具有在先使用权的主张具有事实依据,属于善意使用。

其次,饮食公司享有“蒋有记”未注册商标的在先使用权的使用方式和范围应受到限定。为服务商标在先使用人提供保护只是我国商标保护的例外规定,在先使用人并不能因此侵犯注册商标权利人的利益。本案的特殊性还在于蒋玉友与饮食公司同日申请注册“蒋有记”商标,但饮食公司并未在国家商标局审查期间提交其申请商标注册前在先使用该商标的证据,其怠于行使相应权利,而选择以抽签方式确定申请人,故本案应当在充分考虑和尊重相关历史因素的前提下,合理限定饮食公司继续使用“蒋有记”未注册商标的方式和范围。为规范正常市场秩序,体现对蒋玉友享有的“”注册商标专用权的保护,饮食公司只应在南京市贡院西街12号“蒋有记”餐馆原址继续使用“蒋有记”商标,且不得改变该未注册商标的标识和扩大经营区域及规模,在使用中还应加上适当标识,以便与蒋玉友的注册商标形成区分,避免消费者的混淆。

最后,奇芳阁公司在其经营的南京市升州路30号餐馆使用“蒋有记”标识的行为侵犯了蒋玉友享有的涉案注册商标专用权。奇芳阁公司未提供任何证据证明其在该餐馆有在先使用“蒋有记”标识的事实,且该标识与涉案注册商标“”相比,文字含义、读音相同,只存在简体字与繁体字之差别,足以使相关公众产生混淆,构成商标近似。奇芳阁公司在蒋玉友取得涉案商标专用权后,仍然在其经营的南京市升州路30号餐馆的碗碟上使用“蒋有记”标识的行为不具有法律上的正当理由。综上,法院判决被告奇芳阁公司立即停止在南京市升州路30号“奇芳阁”餐馆使用“蒋有记”服务标识,赔偿其为制止侵权所支付的合理费用2000元,并驳回原告蒋玉友的其他诉讼请求。蒋玉友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

江苏高院二审认为:

首先,根据本案已经查明的事实,自1980年之后,饮食公司(及其前身)及关联公司就在餐饮服务中一直使用“蒋有记”商标,具体经营地址几经变迁,最终于2004年4月迁回贡院西街12号原址并经营至今。故依照我国《商标法实施条例》的有关规定,饮食公司有权在贡院西街12号店铺继续使用“蒋有记”商标。

其次,奇芳阁公司系由奇芳阁菜馆发展而来,而奇芳阁菜馆本就是饮食公司的分支机构,且在2003年2月19日成立之初其经营地址就是贡院西街12号。据此可以认定,从2003年2月19日开始,饮食公司对“蒋有记”商标的使用是通过奇芳阁菜馆的经营行为具体实施的。至2009年,饮食公司申请撤销奇芳阁菜馆,仍然在贡院西街12号设立奇芳阁公司,应视为饮食公司将贡院西街12号承载的经营资源包括“蒋有记”商标均授权奇芳阁公司使用。

最后,蒋玉友于2011年5月方获得“蒋有记”注册商标专用权,而奇芳阁公司早于2009年获准使用“蒋有记”非注册商标,显然,不论是饮食公司授权还是奇芳阁公司使用“蒋有记”非注册商标的行为,均没有侵犯蒋玉友合法权益的故意。奇芳阁公司在蒋玉友获准注册“蒋有记”商标后,有权继续使用“蒋有记”非注册商标,因为该使用得到饮食公司的许可,且没有超出饮食公司对该非注册商标依法享有的使用范围。

一审判决:奇芳阁公司立即停止在南京市升州路30号“奇芳阁”餐馆使用“蒋有记”服务标识,赔偿蒋玉友为制止侵权所支付的合理费用2000元,驳回蒋玉友的其他诉讼请求。
二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
一审合议庭:徐新、薛荣、刘方辉
二审合议庭:王成龙、徐美芬、陈亮

来源:江苏高院微信公众号 作者:薛荣
你可能还会对下列文章感兴趣:

0条评论 你不想来一发么↓

    想说点什么呢?

    您需要登录您的Google账号才能进行评论。